日韩几十年无贸易争端局面被打破 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日韩几十年无贸易争端局面被打破 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2019年07月12日 14:41 21世纪经济报道

牛市来了?安装大发5分快乐8—5分快乐8走势客户端第一时间接收最全面的市场资讯→【下载地址

  原标题:深度|日韩开打贸易战?几十年无贸易争端局面被打破,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姚瑶 上海报道

  新仇旧怨一起来。一切源于1965年签订的一纸协定并未能一笔勾销所有“恩怨”。

  这几天,韩国街头陆续出现“抵制日货”的现象,有韩国民众前往某知名日本服装品牌连锁店购物,先是在门口遭遇了“抵制日货”的人群,进店后发现门可罗雀,最后回家网购了相关商品。

  上述略显矛盾、复杂的情形,似乎正是日韩宏观关系的一个缩影。

  日本实施贸易“限制令” 直击韩国支柱产业

  韩国民众“抵制日货”正是出于对日本上周起实施的出口管制的抗议,自7月4日起,日本正式开始限制向韩国出口三种半导体和面板原材料,日本还拟在八月份将韩国剔除出出口管制的“白名单”,日本官方称这是因为两国的互信关系已受损,韩方则称这是对二战劳工赔偿问题采取的经济报复手段。

  日本此次的措施直击韩国的支柱产业-电子制造业,也正是因为其牢牢地掌控着上游重要原材料等的供应。

  “很多的半导体原材料都掌握在日企手中,这次限制的几种材料日企的市占都达到了八九成。半导体的制程工艺很复杂,还要求高良率、交货期通常又很紧迫,所以一旦固定使用某些原材料后不会轻易替换,因为那需要冗长、严谨的测试认证过程,所以短期内很难找到合适的替换方案。另外,今年大环境不太好,半导体厂商的库存很高,所以原材料的存货比较保守。如果事态有长期化的趋势,那么今年底、明年初会波及更广的范围。”CINNO Research半导体研究部副总经理杨文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

  “更广范围”指的是全球电子产业链,韩国是全球第二大半导体制造国,又是OLED面板巨头,如果事态长期化,就有可能波及下游电脑、手机等制造业。

  经贸、历史的交缠始于1965年 韩国长期对日呈贸易逆差状态

  而此次矛盾的爆发也暴露了韩国经济对日本长期的高依赖度,自1965年两国关系正常化以来,一直处于贸易逆差的状态,2018年韩国对日本的逆差规模为240亿美元,这在韩国所有贸易关系中是最大的逆差。据韩国贸易协会(KITA)的数据显示,韩国对日本巨大的贸易逆差的最大源头为高科技产品,尤其是半导体和芯片制造设备占到了逆差的三分之一。

  可以说此次日韩在贸易领域出现摩擦也正是因为历史的“新仇旧恨”,源于上世纪初日本对朝鲜半岛长达几十年的占领期,1965年签订的一纸协定并未能一笔勾销所有恩怨。

  日韩邦交正常化始于1965年,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和日本政府签署了《日韩请求权协定》,“协定的内容是双方对于日本占领半岛期间引发的资产和权利损失都放弃赔偿,这个协定的基础上,日本给了韩国很多物质、非物质的援助,物质的大约是5亿美元,非物质的援助比如将钢铁工程技术人员派往韩国,日本认为双方已经两清了。”日本亚洲成长研究所研究部长、教授戴二彪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从那一刻起,似乎两国的经贸往来和政治、历史问题便交缠在了一起。

  据美国韩国经济研究所(KEIA)发布的一份论文显示,在战后的半岛,当时韩国的经济发展明显落后于日本,人均GDP为100美元,为日本的十分之一。日方通过政府发展援助(ODA)、贸易和企业的直接投资,有力推动了韩国经济的起飞。在双方签订协议时,日方的援助包括3亿美元援助和2亿美元贷款援助,还有3亿美元的商业贷款。

  至于援助的用途,比如韩国政府将这些援助和贷款用于建设钢铁厂,还从日本进口生产的机械设备。该论文称,日本的ODA为韩国的经济尤其是制造业打下了基础,也使韩国经济开始依赖于日本。

  尤其可以从贸易角度窥见其依赖度,在1965年,韩国的总进口规模为4.5亿美元,4成来自美国、35%来自日本。前述提及的论文续称,韩国对于日本产品高度依赖一直持续到了1980年代晚期,比如1988年,尽管美国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但从日本进口的规模占比最高,主要是半导体元件、汽车零部件、电脑零部件、钢材等。

  “就半导体产业而言,美国最先开始发展,接着是日本,日本精于基础和材料等上游设备的制造供应,以三星为例,从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开始起步,三十多年来一直从日本进口原材料和设备等。”杨文得说。

  贸易和投资脱不了关系,战后的韩国成为了日资和美资的“主战场”,但日资还是更胜一筹,在1984和1985年,在韩的外商投资中日资占比分别达56.3%和84.3%,在尤其在制造业,日资以入股当地企业或成立合资公司的形式在韩国市场取得了一席之地。

  与此同时,韩国对日本的贸易逆差规模不断增长,这让韩国开始不安,并在1986年推出了旨在修正与日贸易失衡的五年计划,政府认为失衡的大头来自于制造业,鼓励用通过本土化制造和加大出口来修正失衡,后又于1992年推出了第二个五年计划。

  (韩国对日本原材料和零部件持续呈贸易逆差状态 来源:美国韩国经济研究所论文)

  尽管整体贸易状态取得了很大的改善,韩国从未实现过对日本的贸易顺差,且贸易逆差规模持续扩大,尤其是原材料和零部件领域。

  “韩国一直大量地从日本进口生产线和尖端的零部件,然后在国内组装生产,再出口至其他市场。”戴二彪说。

  几十年来从未爆发过贸易争端  如今“和气”局面被打破

  但值得注意的是,前述提及的论文称尽管长期存在贸易逆差,但日韩从未爆发过贸易摩擦或者争端。不过,如此“和气”的局面似乎在最近被打破了。

  就在日本大阪G20峰会闭幕两天后,日本政府宣布从7月4日起,日本企业在向韩国出口Fluorine Polyimide(氟聚酰亚胺)和半导体制作时要用的Resist(光刻胶)和Eatching Gas(高纯度半导体用氟化氢)三种原材料或相关技术时,必须每单单独申请许可,获批流程长达90天,而此前可以获得成批出口的许可。前一种原材料用于生产OLED显示零部件,后两种用于生产半导体。

  (日本经济产业省相关声明)

  另外,日本还拟在八月份将将韩国从“出口管制白名单”中剔除,日本《外汇及外国贸易法》规定在“白名单”上的国家均为安保层面的友好国家,享受一定的出口管制便利。

  日本政府称上述决定的依据是“日韩互信关系受损”,韩方则称这是对二战劳工赔偿问题采取的经济报复手段。

  “有媒体评论称,在大阪G20峰会刚结束之际,日本就做出这样的行为,非常不符合其声称的自由贸易精神。但有匿名的日本政府官员说,这并不是大会过后两天突然翻脸,而是忍无可忍了。”戴二彪说。

  据戴二彪分析,日本政府的这一“报复”其实是积怨已久,一切要追溯到1965年签署的协定。

  “1965年的这个协定韩国民众是不承认的,不承认1965年的非民主政权所签的协定,后来历史问题还是反复地浮出水面,包括慰安妇问题等等。”他说。

  到了2015年,日本提出了“最终且不可逆”协议,并给予10亿日元的基金,当时是在美国调停下双方签约,时任韩国总统是朴槿惠,但在文在寅上台之后,他表示基于民意否定这个协议,并在2018年正式推翻了该协议。

  “在2018年10月后,韩国又翻出了新的 ‘旧账’,就是日本强征劳工问题要求赔偿,相关日企不服,然后韩国法院批准扣押包括日本新日铁住金等日企的在韩资产。这些做法在日本民间引发了很大的不满。”戴二彪说。

  “其实在国际贸易当中,贸易往往是和投资是分不开的,现在日方觉得日企在韩的投资和营商权利得不到保障。在大阪G20峰会之前,日本提出抗议,要求通过第三方组织来解决问题,但是韩方态度冷淡,日方因此感觉被轻视了,在G20峰会上双方没有举行首脑会谈。”戴二彪说。

  另外除了历史积怨外,戴二彪分析称,日本政府或有意以此在半岛无核化问题上对韩国施压,“日本拟在今年八月份将韩国剔除出“白名单”之列。韩国是在2004年被添进了 ‘白名单’的。那么朝鲜核试验成功后,日本觉得本届韩国政府对于半岛无核化的态度比较消极,他们的重点似乎是更关注南北统一,韩国作为出口管制白名单国家,要是未来有国家安全相关的技术或者产品通过韩国流入朝鲜了,对于日本来说就是很大的隐患。”戴二彪说。

  而除了上述考量之外,有分析指出,日方选择这个时间点对韩国采取出口管制,也是为了配合7月参院选举来调动情绪、笼络民意。

  日方态度强硬、韩方寻求美国调解 外界呼吁冷静克制

  双方近日已在WTO会议上进行了“唇枪舌战”。

  在日内瓦当地时间7月9日的WTO会议上,韩方代表表示,日本的新措施限制了对于韩国电子产业至关重要的几种原材料,日方所谓的新措施依据“日韩互信关系受损”让人无法信服,并没有指出是基于WTO的哪些规则。新措施仅仅针对韩国,另外还拟将韩国从“出口管制白名单”中剔除,这将进一步收紧对韩贸易。这些做法都是与刚闭幕的大阪G20峰会提出的支持平等、自由贸易规则的精神相斥的。

  韩方警告说,日方实施的出口管控措施将扰乱电子产品的全球价值链,并将给全球企业和日本企业带来负面影响,韩方要求日本撤回这些措施。

  在现场的日方代表对韩方的表态回应称,日本所实施的措施都仅仅是将韩方此前遵循的简化手续转为普通手续,这并未违背WTO协议。对此,韩方代表重申,要求日方撤回“扭曲的贸易措施”。

  “日本表示对韩国取消出口优惠待遇、对三种原材料进行出口管制,日本称这并不违反WTO规则。因为这是日本出于国家安全的考量,这部分涉及日本国内法,所以日本有权实施出口管制。日方并没有实施出口禁令,禁止出口才能被认为是涉嫌违反WTO规则。”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教授、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子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那么,未来事态会如何演变呢?

  目前日本方面表现强硬,针对韩国在WTO会议上发言,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表示,日本完全没有考虑撤回限制,是否进一步采取其他措施,要看韩国的回应,并强调日本的做法并没有违反WTO规则。

  韩方除了表示上诉WTO之外,还宣布斥资推进半导体材料和零部件的国产化,并试图寻求“外援”,韩国政府已派出数名官员赴美寻求美方对僵局进行调和。

  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中日关系学者冯玮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称,日韩同为美国的同盟国,美国或出面调节僵局。

  但美方也可能对“劝架”缺乏兴趣。“美国政府里重商、重利人士以及重意识形态的人士可能都会想插手,但特朗普可能未必有兴趣。”戴二彪说。

  据韩媒报道,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将于7月12日在东京与日方政府代表举行工作层磋商,讨论日本限制对韩国出口问题,这是“限制令”后,两国政府代表首次会面。

  分析指出,目前还没到“贸易战”的局面,因为韩国方面还未宣布任何反制措施,但需要密切关注韩国的反应。据媒体报道,7月1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警告商界领袖,要为与日本的长期抗争做好准备。

  “韩国到现在就是口头抗议并表示要上诉到WTO,还未有具体的反制措施,如果未来政府呼吁抵制日货、发布赴日旅游警告等等,那么才能称为 ‘贸易战’,鉴于贸易顺差,那么对日本经济肯定是没好处的。所以接下来韩国的后续反应尤为关键,如果比较克制,那么预计不会进一步升级。”陈子雷说,“日本的做法可以说是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韩国是许多日本公司的大客户,已经有日企发出反对的声音了,这么做也不利于推动国际分工和合作。”

  分析人士呼吁双方保持冷静和克制。

  “似乎’特朗普传染病’正在全球蔓延,日本也显得不淡定了。希望双方可以冷静、妥善地处理双边的经贸关系,这么做也有利于推动东北亚经济一体化和自贸圈的构建。”陈子雷说。

  戴二彪表示希望双方冷静下来,和平地解决问题,发挥自由、平等的榜样力量,如果这些榜样都迷失了,那么社会就可能失去发展方向。

  新仇旧怨一起来。一切源于1965年签订的一纸协定并未能一笔勾销所有“恩怨”。

责任编辑:张玉洁 SF107

日韩 半导体

热门推荐

收起
大发5分快乐8—5分快乐8走势公众号
大发5分快乐8—5分快乐8走势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7-12 方邦股份 688020 53.88
  • 07-12 嘉元科技 688388 28.26
  • 07-12 航天宏图 688066 17.25
  • 07-12 沃尔德 688028 26.68
  • 07-12 交控科技 688015 16.18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